南彩上海印刷公司成立于2004年,是专业从事商务设计与印刷的上海印刷公司,并集设计制作制版印刷装订加工于一体的上海印刷厂家。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数字印刷设计,你了解多少?

作者:上海印刷公司 来源:印刷知识 时间: 点击:

关于数字印刷设计,你了解多少?

  以色列人班尼·兰达说过:“一切能够数字化的都将数字化,印刷设计也不例外。” 数字印刷设计的出现正在改变着印刷设计,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可以预见的相当一段时间内,变化的是各种印刷设计工艺的市场占比,而决不是哪一项工艺彻底退出市场。当然,从实际出发做好挥发性有机物排放及废水、固废的治理与处置工作是该种生产工艺生存的前提。
  2016 年德鲁巴印刷设计展后,数字印刷设计被炒得很热,国家主管部门制定的《印刷设计业“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对数字印刷设计的发展目标也定得十分清楚:“年复合增长率超过 30%”。换言之,以 2015 年176.15 亿元数字印刷设计产值为基数,到 2020 年进入国家新闻出版署统计口径的数字印刷设计产值应该达到 654 亿元,是 2015 年的 3.71 倍。既然目标已经明确,那问题就在于如何正确判断现状及怎样才能确保目标的实现。
  数字印刷设计的现状与趋势
  这几年数字印刷设计在各领域的表现是有升有降:
  因为电子发票的兴起,最先采用数字印刷设计实现可变数据打印的票据印刷设计受到的冲击最大,连续数年来都呈下降趋势,2017 年的降幅更为明显。
  图文打印量下滑也毋庸置疑,原本以外发加工为主的建筑设计印刷院现时纷纷自建图文打印机构,减少外发以降低加工成本。
  商业印件处于相对稳定状态,缺乏明显增量。
  短版图书采用数字印刷设计本应是数字印刷设计最易涉足的领域,因为采用新技术明显解决了图书库存积压甚至报废的问题,而且以销订印还大大减少了流动资金的占用,但这牵涉到国内图书营销商业模式的改变,并非易事。
  标签采用数字印刷设计是这一时期应用上的明显亮点,这是因为相比于一般印刷设计品标签印刷设计的较高毛利率使它有能力消化有所上升的生产成本。
  数字印刷设计在纺织印染及建筑装潢中的应用得到进一步推进。数字打印的纺织品已从裁片到匹布;建筑装潢中墙纸打印几乎都已到以销定产、随要随打的阶段,背景墙的设计印刷更多采用量身定制,个性化瓷砖的制作也呈上升趋势。
  数字印刷设计门店则是呈现泛数字化倾向,作为连接消费者与生产企业间的窗口,也被称为家门前的小型文化超市,越来越被供应商和消费者所看好,希望借助这一窗口成为链接供应商与文化产品需求者之间的桥梁。在新增数字印刷设计门店的过程中,出于减轻投资人资金压力与鞭策员工更关注企业经营的考虑采用合伙人方式的日趋增多。
  印刷设计总量中占比最大的包装印刷设计,采用数字印刷设计完成个性化包装印刷订单的前景被广泛看好,但这毕竟需要时间的积累,还会有个过程。
  美国 NAPCO 研究机构建筑在今年 1、2 月份对 150 余家印包企业调查后形成的《研究并减轻包装印刷设计市场的巨大挑战》一文中的 5 点结论中有 1 点是:数字印刷设计将带来生产变革,因为有“53% 的受访企业选择投资数字印刷设计技术”。但报告也十分客观地指出:“更多的产品种类意味着更短更快的运转,也意味着印刷机停机时间增加,这就导致了浪费。”这段话表达了二重含义:个性化产品的增加带来的是“更多的产品种类”,要求包装印刷企业“更短更快的运转”,这是数字印刷设计进入包装印刷领域的机遇;紧跟着的问题是: 因为是短小订单的集成,就“意味着印刷机停机时间增加,这就导致了浪费”。不能清晰地看到个性需求发展导致同步存在的机遇与问题,我们就不能顺畅地应对可能出现的、完全不同于传统印刷设计的市场变化与生产管理。
  尽管这二年国内出现了中小型数字印刷机销量的高速增长,但在应用上整体还不如国外,特别是发达国家,市场占比明显偏低。再则,舆论的热度明显高于企业实际付诸应用后的真实反响,大型的工业型数字印刷设备还很难为企业带来利润,市场依然处于培育期。
  影响数字印刷设计发展的主要原因
  数字印刷设计在国内的起步并不晚,但迄今在印刷设计总量中的占比还是个位数,这与国际市场早在数年前即已达到双位数有着明显差距。影响国内数字印刷设计赶上国际步伐的原因主要有二点,虽说老生常谈,但很长时间来鲜有改变。
  1. 对进口设备与耗材的过度依赖导致最终产品缺乏良好性价比,生产企业在采购过程中完全缺乏话语权。
  从 20 来年前开始,国内数字印刷设备的主要品牌就是日本、美国的那么数个,这几年虽又陆续添加了几家,但大多还是日本原先的印前设备制作企业。因为数量有限,彼此间就容易形成共识,竞争也不甚激烈,在能够获得更多利润的时候谁都不会轻言放弃。而且,据行家告知,即便是相同品牌的设备在美国市场与国内的卖价还是存在一定的差距,除了国内有增值税因素外,究竟还有其他什么原因就不得而知。扭转这一状况显然是提升数字印刷设计市场占有率的根本途径。
  再则,设备与耗材的捆绑销售经过相当长时间来的温水煮青蛙过程,缺乏维修能力的数字印刷设计小企业都已接受与适应,现在具有维修能力的规模化生产企业入场以后,这一状况有否可能得以改变?采用现行维保模式的好处是减少了企业零备件备货和资金占用,但因为没有选择余地,企业根本就不具价格话语权。
  2. 尚未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既满足工业化大型设备满负荷组织生产的要求又与个性化订单零星、分散的客观状况相适应。
  美国 NAPCO 的报告之所以认定数字印刷设备的引进同步会带来“印刷机停机时间增加,这就导致了浪费”,原因就在于大型的生产性设备与数字印刷设计满足个性需求、大量是零星分散的订单在要求上相左,采用怎样的商业模式才最为适宜,国内的不少数字印刷设计企业都还在艰难探索中。
  门店收罗订单、企业集中组织生产是一种模式,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交货相对难以及时,运输成本也会相应增加。而且出于各种原因,现在的集中生产往往还是在同一企业品牌下的较多,企业彼此间的合作还显不够。
  其实,数字印刷设计与传统印刷设计面对的客户本来就有所不同,数字印刷设计以短印数、快节奏为主,传统印刷设计则以低成本、大印量为主,既然数字印刷设计还没有到在大印数印刷设计品上同传统印刷设计抗衡的地步,那工业化数字印刷设备一味追求提高时速的意义又何在?真还不如适当减少喷头,降低设备能级,以此来降低设备的市场售价,以此来提升数字印刷设计产品的性价比。
  数字印刷设计在图书按需印刷设计上怎样才能获得进一步突破
  图书印刷设计应该是最适合数字印刷设计的用武之地,图书由预印改为按需印刷设计既完美解决了可能发生的因销售不畅导致的报废损失,又避免了资金占用,时至今日,落户国内的连续纸数字印刷设备已不下 20 来条线,也有运营状况整体向上的企业,但整体还难说已经完全顺畅, 设备的利用率不足依然是主要问题。导致这一状况的根源还是产品性价比不够,难与传统胶版印刷设计相匹敌,还有就是推动图书由预印向按需印刷设计的动力不足。
  所谓动力不足是指在现有体制下库存图书依然作为资产处理,所以即便存在相当码洋的图书库存,但资产并没有贬值,反倒是处理库存图书会导致问题的暴露。所以,库存图书按时间的推移确定贬值比例或许是逼着领导改变思路的有效方法。至于按需印刷设计存在的其他一系列问题最早涉足这领域的江苏凤凰传媒的原副总经理黎雪牵头编著的《POD 互联网时代的按需印刷设计》一书中已有详细描述,不妨有针对性地逐一加以解决。
  再则,参与图书按需印刷设计的除了规模化书刊印刷厂外还应该包括星罗棋布的数字印刷设计门店, 这些门店中不少具备书刊印装的能力,事实上也在或多或少地从事着内容印刷设计,这邪气也有的持有数字印刷设计许可证,但更多的属于无证跨界经营, 是一味地通过查处去“堵”,还是依照国家相关条例对符合条件的单位发证要求其合规经营,去“疏”?显然后者要比前者强。至于加强培训,加强行政执法是纠正现存问题的重要手段。事实上,即便是规模印刷设计企业同样依然存在着各种各样管理不到位的问题,需要通过文化执法检查来鞭策改正。
  繁荣文化市场是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手段,在强调文化创意的今天,这块市场对于推动数字印刷设计的发展应该说还有很多事可做。
  怎样改变外企设备一统天下的产业现状
  提升数字印刷设计性价比的根本措施是实现设备及耗材的国产化,因为国产化就意味着市场售价的下降,就意味着企业多了一种选项,就意味着企业同外资供应商之间有了一定的话语权,这是国内生产企业的殷切期望。
  方正是国内生产数字印刷设备的代表性企业,加入这行的时间也不算短,但期间出现的波折导致我们同国外企业技术上的差距在拉大。这几年确实又出现了不少进入这一领域的上市公司或民营企业,但技术开发是需要持续投入的。华为能称强全球,与她每年把营收的10% 投入研发密不可分。须知,2015 年华为在研发上的投入达到 596 亿,超过了当年全国25 个省市的研发投入总和,这是多大的决心!有志于数字印刷设备及耗材生产的企业应该在起步时就看到路途坎坷,为了民族的明天敢于去拼搏,他们将会受到全体印刷设计人的尊重。
  2017 年 3 月,湖北省民主促进会专职副主委唐谨向政协提交了以《关于以数字喷墨技术为突破点,推动我国向印刷设计强国迈进的建议》为题的提案,我们真切地希望这一提案能够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采取具体措施,把数字印刷设备与耗材依赖国外的现状尽快扭转过来。
  多种印刷设计工艺的融合发展是最佳出路
  数字印刷设计伴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而出现,数字印刷设计有着自身的长处与短板,因此,不可能包打天下,他与其他印刷设计工艺的关系只能是各取所长、融合发展。这个曾经通过争论形成共识的问题似乎本已不再有异议,但近期又看到“胶印最后的堡垒被攻破”、“数字印刷设计或颠覆传统印刷设计”、“数字印刷设计工艺有望在包装印刷设计领域一统江湖”为题的文章,或许文章本意也并非是认为数字印刷设计将取代传统印刷设计,但字里行间给人的感觉还是过度抬举了数字印刷设计、贬低了流传至今的传统印刷设计工艺,特别是在数字印刷设计还没有解决影响其发展的最大障碍——性价比之前。
  《印刷设计业“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提出了“绿色化、数字化、智能化、融合化”的四化要求,这是完全正确的。在生产中,选用何种印刷设计工艺完全应该根据印量、周期、成本进行综合考量,甚至是采用多种工艺的组合,这才是明智的。
  以色列人班尼·兰达说过:“一切能够数字化的都将数字化,印刷设计也不例外。” 数字印刷设计的出现正在改变着印刷设计,但可以肯定的是, 在可以预见的相当一段时间内,变化的是各种印刷设计工艺的市场占比,而决不是那一项工艺彻底退出市场。当然,从实际出发做好挥发性有机物排放及废水、固废的治理与处置工作是该种生产工艺生存的前提。
  本文作者:上海数字印刷设计行业协会秘书长潘晓东
  文章原题目:《我看现时的数字印刷设计》
  摘自:《中国印刷设计》杂志2018年第9期

  • 本文标签:
  • 本文地址:http://www.56mt.com/yinshua/2184.html